身殘志堅:失明主廚 Christine Hà,看不見的美味

身體上的殘疾阻擋不了 Christine Hà 對於美食的熱愛。
關注我們

來自美國休斯頓的 Christine Hà 在 20 歲時發現自己的視力逐漸衰退,當時她正自學烹飪。2003年,Christine正式被診斷出罹患視神經脊髓炎。

但是身體上的殘疾並沒有阻擋 Christine 對烹飪的執著,她繼續訓練自己廚藝,用大廚的標準要求自己,提升視覺之外的其他四種感官以彌補不足。帶著對烹飪的熱愛,她參加了廚藝比賽,與五感健全的其他廚師同台較量並折冠。

早前,Christine 更曾到香港,在香港麗思卡爾頓酒店的 Ozone 頂樓酒吧,為本地食客呈獻美味佳餚。我們專訪了這位特別的廚師,了解她如何做出一道道看不見的美味。 

1. 只用四種感官烹飪是怎樣的感覺?

當然充滿挑戰,但經過多年學習,我習慣了用四種感官來烹飪,這也教會了我更加注重菜色中的細微枝節。

Advertisements
https://robert-parker-michelin-hk-prod.s3.amazonaws.com/media/image/2017/10/29/78522496c58a480f9f34528048b064d9_Christine+Ha+19+%28Julie+Soefer+Photography%29.jpg

比如廚師常見的刀功,我必須通過觸覺以及多年的不斷練習才能夠掌握。我也相信並且鼓勵自己,任何一位擁有視覺的大廚都能夠在不用看的情況下,靈活運用刀法。我在切菜的過程中非常小心,不會過分追求速度而是精細地切。 

2. 在沒有視覺的情況下,你要如何設計一道菜?比如擺盤是通過對顏色的想像嗎? 

是的,因為我曾經擁有過視覺,我記得顏色的樣子,和他們的對比。我會在腦中勾畫出菜餚最終的樣子,然後再用手創作、構造出這道菜。

在創作菜餚的過程中,我的靈感大多來自於品嚐其他廚師的新菜餚,或者在我旅行中得到靈感。

如果一些食物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我回到家之後,就會開始研究並且嘗試以傳統的方式做出這道菜。在成功地以傳統方式做出這道菜後,我會想要如何加入我自己的創意、如何以自己的味蕾、自己喜歡的風味提升這道菜。

3. 你如何訓練其他四種感官?

這是關係到生存的問題,所以我必須努力訓練,相信其他失明人士也會做出這樣的選擇。

既然我已經不能夠再仰賴我的視覺,我的其他四種感官必須更加敏感,配合我生活的環境。現在我能夠同時聆聽幾個不同對話同時進行,能夠以比我的朋友更快的速度聞並分辨出不同的味道。最重要的是比起未失明前,我的味蕾能夠更好地品嚐食物。
照片:Julie Soefer
照片:Julie Soefer

4. 為什麼會有勇氣參加烹飪比賽? 

在失去視覺之後,我變得更加勇敢,我在失明的情況下學會滑雪。發現人生太短了,必須要接受挑戰。如果不去嘗試,成功的機會就是 0%。

5.你是否曾想過放棄?

在比賽過程中我曾想過放棄,但是在生活中從未有過。我學會相信自己的直覺,克服所謂的負擔症候群(Impostor Syndrome),也就是克服否定自我的傾向。

這些年來我覺得自己已在生活中克服了來自沒有安全感的恐懼,當然贏得烹飪比賽也讓我增添信心。但是在比賽過程中,我曾一度想放棄,因為真實的比賽比電視上看起來更複雜、更難,是十分高壓的環境。我曾經一度非常想家,想念朋友和家人。但是我也是一個很強的人,我不會輕易放棄,所以我選擇堅持到底。

分享至: